「四百年來第一戰」

省長民選首次實施,此事在台灣的政治史上標誌了一個新的里程碑;當時正是民主思想風起雲湧的關鍵年代,不管對長期壟斷台灣政治的國民黨或是代表政治思想覺醒的民進黨而言,這次選舉都具有相當重大的意義。

 

入黨未滿一年且無派系人脈的陳定南,在隔年獲得黨內部份派系的支持,與美麗島系的張俊宏角逐省長黨內初選。他提出「品管省政、改造台灣」作為大體訴求。最後以一個百分點的差距,爆冷門贏得提名參選的機會。其實以他的資歷、背景和性格來說,都不算是討喜的,何況查賄的動作更大大驚動了派系林立的民進黨內部,而即使如此,他仍獲得了提名的機會,可見眾人對他抱有多大的期望,也可見他的「完美」形象和「宜蘭經驗」如何深入人心。

「四百年來第一戰,要將台灣變青天」是陳定南省長之役的競選標語。這句話可以說是將這場選舉的歷史意義、本土意識和他本身的個人特質連結起來。在宜蘭主持縣政的成績可說是陳定南與國民黨競爭的最大武器,也是民進黨所借重強調的;他們要用陳定南的例子告訴台灣人,非執政黨的縣長也能創造全國第一的縣政。

對於主持省政,陳定南是相當有自信的。儘管全省21縣市版圖之大、事務之繁雜遠遠超過小小的宜蘭縣。但他始終認為,台灣的問題不在制度,而在於人。只要從「人」方面下手,將宜蘭經驗推行到全省是有可能的。更何況,省政府職權下擁有的資源將更加廣大,更添他大展身手、躍躍欲試的企圖和信心。在陳定南的心中,大概是想循當初改造宜蘭縣政府那般,同樣地改造台灣省政府。

選戰的開始,也才是考驗的開始。陳定南首先必須面對經費的問題。負責競選陣營財務規劃的彭百顯評估所需經費約三億元,如此龐大的數字,陳定南當然沒有,民進黨中央也是拿不出來。財務困難的消息一傳出,除了黨內部開會安排了相關救急措施,積極對外募款,部分民間中小企業更慷慨解囊相助。經過一番努力之後,所得金額仍然不足一億元。於是,經過彭百顯構想、決策小組決議,陳定南競選本部於是年十月九日開始正式對外發行「陳定南競選省長紀念券」販售,宣傳兼募款,可謂台灣選舉史上的一項創舉。

為了打贏這場選戰,相較於宋楚瑜陣營以各種手段抹黑、造謠,陳定南競選團隊在困窘的環境下,仍堅持以正面訴求擬定各項計畫和策略。民進黨有意將省長選戰定位為新舊時代的決戰,是求新求變的改革者與既得利益的把持者的戰爭,如此更能凸顯陳定南當選省長的重要性;那便是為整個台灣帶來全面的革新。

和國民黨相比,民進黨能夠運用的資源實在太過缺乏,就連最實際的事務開銷都幾度面臨斷炊,等於是在最不利的局勢之下奮力一搏,最終仍不敵國民黨陣營鋪天蓋地的攻勢,不過,即使這場省長之役最終仍「革命尚未成功」,陳定南卻是「雖敗猶榮」。因為這場選戰不但凝聚了台灣的本土意識,也喚醒台灣人民長久萎靡消極的政治情緒,為2000 年首次政黨輪替打下了雄厚的基礎。而陳定南本身形象清新廉潔、政績卓著,也和國民黨的腐敗傳統形成強烈對比,為「政治人物」樹立了一個新的典範。所以在多年後的今日,這場功敗垂成的選戰仍被人們所記得,難以忘懷。

陳定南的立委生涯,前後加起來超過10年,十年間,他始終不改其志,踏實、積極卻無所爭地為這塊土地努力付出。雖然光芒不如以往耀眼,卻仍深獲肯定。1995年競選連任第三屆立委時,他獲得高達55%的選票,創了歷史新高。1998年,獲天下雜誌選為台灣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50個人物之1。同年並獲社會大學未來領袖學院票選為「領航21世紀台灣」的前5名立法委員。即使在他逝世6週年前夕,2012 年10 月由多個青年團體共同推舉「台灣永不放棄代表人物」網路票選,陳定南名列第3名( 排前為陳樹菊、王永慶)。

1994 年省長選舉結束,為了如實申報,甚至被省選委會連續罰款,但陳定南仍堅持由會計師清楚精算,競選支出達四億六仟多萬元。而國民黨競選廣告、旗幟及各項花費均高出陳定南無以計數的宋楚瑜,選舉支出卻剛好符合省選委會規定的一億多,且在選後一把火燒掉所有單據,一清一濁,相較直如天壤。

陳定南還將省長競選經費1300 多萬的全部結餘,1000 萬捐給彭明敏1996 年總統競選總部,300 多萬捐助全國各地民進黨候選人;財產申報時更清楚交代來源, 陳定南因此被譽為〝Mr.Clean〞及「政壇稀有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