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陳定南接受唐飛院長的敦聘就任法務部部長,全力改造法務,成立「查緝黑金行動中心」,查賄、掃黑不遺餘力,並積極拓展司法外交,與耶魯、哈佛大學建立檢察官進修管道。總其作為,正本清源,締造了清新的法務氣象,獲得國外媒體的肯定與讚賞,以及國內「青天再世,黑金剋星」的讚譽;又誠如檢察官林麗瑩所說,陳定南必然「在檢察史上留下清名和不可動搖的地位」。

黑金,我們來了!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台灣有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內閣全面改組,當時提供陳定南的選擇很多,他婉拒了交通部、內政部長的職位,因為這兩個部會牽涉到的利益分配太過龐大,法務部相較之下單純得多,也正好是可以發揮自身所學。因此在四月十四日會見唐飛後,陳定南隨即自撰「敬表受命,出任法務部部長」一文,公諸立法院,並傳真法務部告訴大家,他將入主法務部。

「今後一定竭盡所能,全力以赴」出掌法務部,陳定南一如既往懷著雄心壯志,一心想要做出一番好成績,將掃黑、查賄、肅貪等一直以來老掉牙、卻很少被真正貫徹的法務政策徹底落實。陳定南很快就展現出一如既往的積極和行動力。就職第四天上午,就以超高效率向行政院院會提出「掃除黑金專題報告」。接著,在下午主持的第一次部務會報交代,檢察官打擊犯罪應由單兵作戰改為團隊辦案,十分進入狀況。同年七月,在高檢署成立「查緝黑金行動中心」,下設四個特偵組。九月,在法務部矯正業務研討會,要求所有監、院、所、校要顛覆教條、跳脫傳統,革除獄政積習。一連串動作不僅要強化法務部業務的效率和確實,更進而表達他個人的價值觀;在隔年四月底的檢察首長交接暨宣誓典禮上,陳定南公開譴責少數檢察官辦案時踐踏程序正義,呼籲「莫使尚方寶劍成為新的體制暴力」,並且要求所有檢察官應該「承受孤單、忍耐寂寞、簡化人際關係、減少無謂應酬。」

陳定南的期許當然早已遠超過現實標準,但這正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狀況,雖然就整個現實環境而言難以達成,但他個人卻是身體力行,同時不停地朝向這個目標努力著。

簽訂台美刑事司法互助協定

陳定南本身對拓展國際關係也相當重視。在他部長任內,有兩大國際司法合作政績,一是促成台美簽訂刑事司法互助協定,之後陳定南親赴美國,與當時司法部長John Ashcroft在司法部會面,就雙方的司法互助及合作打擊犯罪事務進行廣泛性會談,這是台美雙方司法部門最高層級官員的公開會晤,也代表台美關係的重大突破。之後,陳定南更與美國哈佛、耶魯兩所大學的法學院達成合作共識:每年由台灣派檢察官赴該大學做訪問學者交流計畫。不僅是為國家培訓國際司法業務的人才,更擴展了我方與美國法界的關係。

另一件重大政績,則是簽署不會讓汪傳浦在台死刑的書面保證,促成瑞士同意給予我方拉法葉案重要關係人汪傳浦家族在瑞士的帳戶資料。台灣和瑞士並無邦交,也未簽訂任何國際合作協定,瑞士卻願意在個案上與我國合作,而陳定南在部長任內,也簽署願在個案上給予瑞士政府同樣互惠互助的承諾。這在外交意義上的重要性不可小覷。

翻看陳定南的手稿:「將結合全民力量,強力肅貪,以釜底抽薪方式,正本清源」,「揪出政府部門與黑金掛勾的少數害群之馬,斬斷裡應外合的利益輸送帶,以端正風紀,澄清吏治,再造公務員的職業尊嚴與榮譽,重建政府公正廉能的形象,來挽回全體頭家對政府的信心。」這些文字不是檯面上公開的宣言,而是他堅定不移和至死方休的抱負,然而陳定南這種強烈而鮮明的政治俠客性格,導致和他的上級「漸行漸遠」陳水扁政府從此喪失了內閣最有力的防腐劑。

2002進入美國聯邦司法部與司法部長長談,簽署「台美刑事司法互助協定」。為台美斷交二十多年後首次台美部長正式會談的創舉。與美國司法部長約翰‧艾許克羅進行正式官方拜會,對台美關係一大突破。

2002年7月拜訪哈佛大學法學院院長,達成同意接納我國檢察官入學研習。

2002年7月拜訪耶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芭芭拉,該校亦同意我國檢察官前往進修。

為因應北宜高通車後之衝擊與挑戰,並再造新的「宜蘭經驗」,2005年元月23日宣佈正式接受宜蘭鄉親徵召,返鄉參選縣長。元月31日,正式辭去法務部長。4年8個月又10天的任期,讓檢察官有最乾淨的辦案空間、最完美的獄政管理,寫下法務改革有史以來最耀眼的成績。歷次閣員民調,始終名列前茅。法務部同仁以「宏觀遠見,領導引擎;企管政府,改造法務」;檢察機關以「青天再世,黑金剋星」相贈;獲此肯定,實至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