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太太張昭義無條件支持丈夫回鄉參選,「定南對宜蘭有很深的故鄉情,他曾說過,有把握能把南方澳改頭換面,可見他還有很多理想沒實現」。

真的不回鄉參選不行嗎?好友林光義說,陳定南是抱著維護政績的使命感回家鄉,後來發現時不我予,但已來不及抽腿。

2005年日本愛知博覽會

2005年陳定南在「取經萬博會‧在造新蘭陽」文宣中提到,童玩節與綠色博覽會是宜蘭縣觀光收入的金雞母。為了使這兩個活動精益求精,特別在2005年7月底,率領幕僚到日本愛知博覽會取經,連續3天,每天出門14小時,總共參觀27個館,收穫很大,相信將來一定有助於提升童玩節與綠博的品質。

陳定南為感謝服務26年、高齡80歲的管家阿婆,特別招待她及其姪女隨團,到萬博參觀一天,然後安排她們脫隊前往東京、京都等地遊覽。

一行人在日立館(Hitachi)排隊兩個小時又四十分鐘,陳定南一個人從頭站到尾,沒有離開隊伍去休息,讓幕僚大為驚嘆。

林光義認為,陳定南有政治潔癖,不服務選民,也不朋分利益。他靠著過去當縣長時代留下的神話式光芒再回來選舉,可惜時代早已變了。早年的黨外運動讓他變得高貴,但現在的政治庸俗化,當回到傳統選舉,必須競爭選民眼前的利益時,他無法對抗。

陳定南以往當縣長,主任秘書提醒他隨和一點,要向選民敬敬酒之類的,陳定南不肯,他說:「甚麼都要我改,我就不是陳定南了。」這種以執政成績支撐起來的驕傲,在陳定南離鄉多年後,早已褪卻了

關心陳定南的朋友注意到,陳定南身邊都是年長者,政見趨於老化;陳定南沒有培養足夠、具有說服力的幕僚,智囊團較保守,無法吸引年輕人,只能維持既有的支持者。最傷陳定南的,是競選總部客家後援會的李會長涉嫌以免費餐卷招待選民的賄選風波。陳定南以查賄部長之姿參選,竟惹上賄選風波,衝擊之大,難以言喻。

落敗後,小乖安慰父親,你沒選上,是宜蘭人的損失並對父親說,「雖然你選輸了,但在我心目中,還是最棒的爸爸」。這是陳定南一路艱難後,最窩心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