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無慮的童年生活並不長,祖父在陳定南七歲時撒手西歸。三年後祖母去世,「頭七」祭日前夕,二十九歲的母親也久病過世。四個小孩頓失依靠,尚未出嫁的小姑媽,儼然成為陳定南四兄妹的保姆。初中,高中六年則依恃羅東大姑媽。此則陳定南口中的「三個媽媽」。(左圖為陳定南台大法律系畢業於大姑媽的合照。)

宜蘭中學初中部

宜蘭中學高中部

臺灣大學法律系

六十年代被稱為全台十大名校之一的省立宜蘭中學,是宜蘭縣年輕學子夢想中的最高學府。1956年陳定南以第一名畢業於大洲國小,並以極優異成績考上省立宜中初中部。而應屆畢業89人中,僅兩人考上該校。 1959年,更免試直升高中部,創下大洲子弟首度保送省立宜中高中部的記錄。 全身充滿熱血正義的陳定南,高三時看了一部「紐倫堡大審」電影,使得他對影片中法官角色無比嚮往,因而選擇了台灣大學法律系。

小學都當班長。以第一名畢業領取「縣長獎」。照片中間排最右邊赤腳小孩即為陳定南

全校一家宜中人-宜中人一向純樸,踏實,熱愛鄉土的傳統校風,以及「全校一家」的校訓, 深深影響陳定南日後的從政風格。

自幼養成的「龜毛」

「做什麼,像什麼」。凡事一絲不苟是陳定南本色。沒有電腦的時代,親筆完成班級座位表,活動計劃表,公函…。誠實更是陳定南畢生堅持。日記中依舊保留當年因腳踏車未裝車燈,被台北市警察局所開的60元罰單。

完美的法學「院長」

大三時被推舉為班代及法學院學生代表會主席,為爭取學生權益,帶頭寫大字並發動聯署抗爭,迫使校方讓步。被法學院同學暱稱為「院長」。

1965年任台大法學院學生代表會主席,與卸任幹事合影時,陳定南仔細將每個人的位置規劃好,不必你前我後,你右我左相讓不下。

濟弱扶傾的年輕俠士

就某種生命歷程而言,陳定南在初中時期看了數不清的日本武俠片。對武功高強的英雄充滿崇拜。青澀的心靈因而古丈個充實的感覺,希望未來也能濟弱扶傾,擊劍江湖,打擊惡人。

在餐救國團主辦的歲寒三友會營隊,陳定南才了解這輩子最想反對的東西是什麼。在為期二周的營隊中,每天清晨都要讀訓,喊口號,講員授課充滿教條與八股。陳定南於結訓研討會上開砲,引來當時國民黨政治紅人李煥(日後成為行政院院長)對他「觀念不正確」的評價。

陳逸松先生(前宜蘭縣縣長陳進東之弟)以黨外身份參選台北市市長對抗國民黨候選人。陳定南不畏國民黨打壓,擔任頭開票所監察員。

為同學家遭變故,共商處理之計。向老師陳情提前10分鐘下課。

熱情浪漫 翩翩青年

大學時期翩翩舞姿,假日出遊與友伴相約戲水,浪漫快活的大學生活。日記中,一篇篇看電影的記載,一張張保留下來的電影票根,本事。看電影是陳定南很重要的休閒生活,也常是他和小乖,小寶週末假日相處分享經驗的甜蜜時刻。

「吃飯配滷蛋」最香同鄉情

「吃飯配滷蛋」的宜蘭特別腔調曾被大學同學嘲笑。陳定南卻用他的表現贏回尊重。對大學同鄉會的迎新送就更是熱情負責。活動的收支明細,鉅細靡遺,公私分際,清晰不苟。既使因已收了同學的十塊錢,但自覺沒做好的事情乃向大家致歉(底片曝光過度,部分照片效果欠佳)。歡送畢業同學酒會,連退紅露酒空瓶子支價金亦清楚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