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陳定南與張昭義結婚。這是一段開始於總經理辦公室的戀情。張昭義畢業於中央大學外文系,原本在桃園振聲中學教書,因為打算出國留學,便來到台北準備托福考試,順便找份工作賺外快,碰巧陳定南公司正在徵英文秘書,她前來應徵並且被錄用了,兩人因而結識。

其實在一開始,張昭義對陳定南並沒有太大的好感「說實在,當初對他的印象不是很好,人雖然帥帥的,但脾氣卻臭臭的,凡事挑剔,我幾乎受不了了!」張昭義如此回憶道。

身為陳定南的秘書,必須適應他那一絲不苟的龜毛性格,小自貼郵票、大至文件的紙質、格式,無一不要求,而且一點妥協的空間也沒有,做不好就只有重來。在這樣的工作氣氛下,當然難以對陳定南產生戀愛的感覺。不過,有如命運的安排,或者說是惡作劇一般,兩人漸漸了解對方,也因此萌生愛苗。兩人的戀愛並不只是日久生情而已,張昭義也的確是被陳定南的特質所吸引,她表示:「定南有鄉下孩子的率真和敦厚,表現出的真性情自有迷人之處」

對他們相識的經過,陳定南最常說的一句玩笑話是:「夥計變老闆娘,誤上賊船。」想來這麼說也並無不可,不過,誤上賊船卻能同船一輩子,就絕非偶然了。其實陳定南和張昭義的個性頗為相似,兩人都是外冷內熱,內向卻熱情、文靜卻好強的人。也同樣都喜歡看電影、閱讀等休閒活動。雖然交往期間沒有太浪漫的情節,但是個性契合,相處得來,這份感情因此更有屬於細水長流的幸福。以陳定南實際、真誠的性格來看,要為了世俗的浪漫耍花招當然是不可能的,對此張昭義還是忍不住要俏皮地埋怨一下:「從相識到今天,他連一朵玫瑰花都沒送過我。」不過,雖然那份屬於少女的夢幻無法實現,張昭義得到的卻是相伴一生的溫暖和深情。

這一路走來,當中許多辛苦是外人難以想像的。從陳定南參選宜蘭縣長、立委、省長,到擔任法務部長,回鍋參選縣長,張昭義都一路陪伴,參與了陳定南整個政治生涯,這個過程改變了她對陳定南的認識,甚至改變她看待許多事的方法。或許一開始是不得已的改變,卻也為她開啟了不同的人生。

 

例如為了替先生助選,向來溫柔內向的張昭義不得不上台致詞,連大學同學也不敢相信站在台上的人就是她。競選團隊一大批人有伙食需求,不常下廚的張昭義也是捲起袖子煮大鍋飯餵飽眾人。身為公眾人物的妻子,自然需要經常出入公眾場合,在眾目睽睽之下說話、走動,這也是她努力克服、適應的。

若非真心真情,又怎能如此一路相隨呢?而婚後的家庭生活也是眾人所好奇的,畢竟陳定南在外界眼中極為嚴肅,家人又如何與他相處呢?其實,就像張昭義說的:「在我們家沒有縣長,只有家長。」

 

陳定南一向把公事留在辦公室,回到家便是父親、丈夫的身分,在家自然與在外的硬派作風不同,面對妻子和兒子的時候,則是另一番溫柔、慈藹的面貌。家庭是他疲憊受挫時最好的避風港,更是他親手建造的城堡,在他心中,牢不可破地鞏固著生命中最溫柔的情感和記憶。